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阿文 | 11th Jan 2017 | 音樂 | (222 Reads)

 Picture

林夕, 一位我非常欣賞的當代文化人, 填詞人

在他的文章中, 歌詞中常常會看出一些禪意, 甚有味道

喜歡的歌詞有太多太多了...

最近愛聽的有這首...

 活著自活著 萬象在逝水中暢泳 
 偶爾愛上過 一些倒映 
 流年流成河流留過幾道名勝 
 浪停下像拿著鏡 難辨舊日風景
 山水非山水 凍了變雪堆 
 山水般山水 遇熱若霧水 
 混雜絕望後便是淚水衍生出心碎
  <<弱水三千>>

 

今天在網絡的大海中無意看到了他的專訪,

當中他分享了幾個影響他很深的人及他如何面對失戀,焦慮的歷程,

俞琤的工作的投入, 黃霑的一句『放下自在』, 王菲的百年孤寂都很有意思,

共勉之~~

 

林夕 - 心中無敵(轉貼)

晴朗的下午,與林夕約會在他的半山複式大宅裡,居高臨下,鳥瞰建築林立的維港兩岸。林夕的家,雅緻的布置,清淡的色調,當中豎立了一座質樸的北齊時代石佛首像。兩道牆壁都是書架,放滿了歷史、時事、哲學、宗教、文學的書籍。

「方召麐的字,太美了!還帶著童真!」看來也很有孩子氣的林夕,帶著喜悅的目光,由衷的讚嘆著已故名畫家、書法家方召麐的作品,親切地領著筆者和攝影師,欣賞他剛剛模仿方召麐筆觸寫成的《心經》。

像早已認識了的朋友一樣,如閒話家常的訪問,就在無敵海景、祥和佛相、《心經》中開始。
 

愛上中國文學

環顧林夕家裡堆滿了的文學書籍,問:「為何喜歡中國文學?」

「應該是因為周夢蝶。」一直喜歡英文的林夕,讀中三時,在《突破》雜誌看見周夢蝶的詩:「周夢蝶是台灣一位很潦倒、信佛的詩人,出版了三本詩集,但主要的還是《還魂草》和《孤獨國》,當時《突破》載了《還魂草》中的〈菩提樹下〉。」
 

誰是心裏藏著鏡子的人呢?
誰肯赤著腳踏過他底一生呢?
所有的眼都給眼蒙住了
誰能於雪中取火,且鑄火為雪?
在菩提樹下,一個只有半個面孔的人
抬眼向天,以歎息回答
那欲自高處沉沉俯向他的蔚藍 ……

── 菩提樹下

 

「寫 得非常好!是文言中的白話。便去找周夢蝶的詩,繼續看下去,這就愛上了中文。隨後,對宋詞也有了很大的興趣,讀蘇軾、柳永的詞,又買了《白香詞譜》,跟著 譜裡的平仄填詞。再又喜歡了唐詩,熟讀三百首,熟得上課時老師說了一首詩的上句,忘記了下句,我隨口便接上了。從此,對中國文學的愛好,一發不可收拾!」

「進入香港大學,選修文學系,我沒有絲毫的考慮。」回想當年,林夕依然興高采烈:「我是考試機器,勤力之外,很懂得考試技巧。會考9科全部取得優異成績, 破了學校陳瑞祺喇沙中學的紀錄。大學入學試考2A1B1C,可以選讀法律,但我認定了文學系。唯一考慮的,只是讀純中文,還是翻譯?」


選讀「八卦」的翻譯

結果,林夕選了翻譯:「我太喜歡中文了,一定不會放棄的。但想,自己從中三開始,就已經填詞讀詩,那用再跟教授上 課?翻譯則兼有中文和英文,而且好的翻譯,更要看清字的特色,與整句結構的關係,以令翻譯之後,特色和關係仍然保留。譬如『心無罣礙』,整句的特色是『罣 礙』比較深和古,譯成英文,也要找個比較古典的詞來翻,令特色保存不失。這樣,不單可以訓練頭腦,也能真正深入認識語文。」

林夕繼續說:「『翻譯一定要八卦』,這是第一堂導修課時導師說的,日常逛街,也要留意到處學習。當時,各種魚的英文名稱,我都很熟悉,也曾經兼職替人翻譯罐頭的成分。學習翻譯《紅樓夢》,更找來很多不同的譯本比較分析,我得益良多,沒有選擇錯誤!」

看來,林夕受這種「八卦」教育影響不淺。今日,林夕不但熟識詩詞、文學、翻譯,還對歷史、藝術、 經濟、投資、政治、時事、哲學、宗教,都博學多聞,觸覺敏銳,分析力強,別具見解。而且,能夠善用於生活、工作、人生之中。眾所周所,擁有深厚中國文學根 基的林夕,是香港赫赫有名、獲獎無數的填詞人。林家大宅,是林夕在投資上下功夫的成果:「我每天看四份報紙,上兩個網站分析資料。」能夠在商台工作十二年 之久,用的是老子《道德經》中「尚善若水」的道理:「能如水般,什麼形狀都可以,我在商台從來不爭,名銜只轉過兩次,不要求升職,不要求加薪,甚至逆境時 減人工也一樣可以,還說不如由我先減。」

林夕認真的說:「學問,是來自對這個世界充滿好奇心。世界太大了!有好奇心,才能源源不絕地不斷創作。如果生活在這個世界上,卻對這個世界失去好奇心,實在很可悲!」


影響林夕的三個人

那麼,很想知道,在林夕豐盛的世界裡,有誰曾經影響過?

「亦舒。」有點意外!怎麼會是亦舒?林夕說:「她對待愛情,對待愛的關係,對我都有很大的影響。」

聽說,林夕是完美主義者,要求生活、學問、愛情的美:「雖然,我漸漸沒有再跟她的那一套;雖然,她初期有點小心眼,境界到後期才提高。但,她真的影響了我。」

「俞琤。」在這天的傾談中,林夕總是不經意地經常提到俞琤,早知俞琤也是影響著他的人。林夕說:「加入商台之前, 我沒有現在的『醒目』,是俞琤令我進步了。在她身上,我學到工作上的許許多多,構思、度橋、創作,策劃、看問題的銳利。」林夕一頓,再說:「能夠在她身上 吸收到這麼多,是因緣!」

「黃霑。」霑叔是林夕的好朋友,也是學佛途上的帶路人:「黃霑經常跟我說: 『你行的路,不用自己選擇的,自然有緣要你如何去行』,也經常叫我看《金剛經》,但當時看不入,覺得好悶。他為人豁達,當年由大屋搬小屋,環境狹窄了很 多,書堆在大廳之中,我去看他,他仍然開懷地哈哈大笑,說:『真好!看!我活在書海中啊!』他久不久便說:『放下自在』,當年覺得說說很容易,做到很難。 現在,漸漸學習去做。最近,才決定放棄購入有上會負擔的貝沙灣六期八座。賺錢機會放下了,壓力也放下了,換來自在。」

佛法從苦中悟

自學多聞的林夕,在沒有皈依師父之下,自行成為佛教徒。這條學佛的大道上,除了黃霑指引之外,就是林夕自己,從人生的苦之中悟出來的。

林夕說:「1998年,我解決不到失戀的問題,這個苦太重了!當時所知的佛法 很淺,不過是人人掛在口邊,寫得出,也未必解得出的『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』。適逢王菲正在離開竇唯,竇唯又發表了很多很難聽的說話,王菲要開牒,我便想在 歌詞上開解王菲,也開解自己,其中一首是『百年孤寂』。」

大雨曾經滂沱 証明你有來過
可是當我閉上眼 再睜開眼 只看見沙漠
哪里有什么駱駝 背影是真的人是假的
沒什么執著 一百年前你不是你我不是我

── 百年孤寂

箇中不執著的道理,是林夕自己悟的:「本來出於莊子思想,但寫完之後再思考,便發覺:『這不就是佛家的道理嗎?』當時自己正是陷入了佛說的求不得、愛別離苦之中,嘗試用不執著的想法,自我開解。脫苦,不就是佛教的目的嗎?這便繼續深入鑽研佛法。」

原是虔誠基督徒,又服膺道家,深研《道德經》的林夕,為何最後選定佛教,成為佛教徒?

「佛教,是寬宏、包容的人生哲學,足以解脫生死的宗教。」林夕說:「佛教與一神論、其他宗教最大的分 別,是佛說一切都是每個人自己修維所得,不是信就在天堂,不信就下地獄。任何地域、時代、不知有佛、不是佛教徒的人,只要行善,就有善果,福慧增長,就可 以生天、成阿羅漢、成佛,人人皆可成佛!這是非常合理的,絕對合乎科學性和邏輯性,足以解決最終的生死問題的,令人信服!」


不知不覺間健康失守

平和、開朗、健談、悟性高的林夕,無法想像他會患上焦慮症!

2001年開始出現焦慮症狀的林夕,現在已經成為半個焦慮症專家: 「焦慮症有兩種成因,外緣,是精神環境;內因,是身體變化。這兩個成因,是相輔相承的。身體上,腦的血清素分泌不正常。那麼,好端端的,血清素為何會不正常?那便是工作環境影響,工作壓力、逼迫很大。」

「最初病發時,面對電腦知道要寫歌詞,就會逃避,跑去上上網,看看有線新聞,重覆的看10多次,都不敢開始寫,因 為一旦開始寫,便會心跳、頭眩、眼花。我感到很奇怪!當時,我已經寫了歌詞10多年,駕輕就熟,怎會有壓力。事實上,病早在寫歌詞那20年裡潛伏了。這 20年來,我完全投入的寫歌詞,但也沒間斷的一直上班,曾經做過報紙、亞視、商台,白天上班,下班後就寫歌詞,永遠都同時有很多歌排著、趕著要寫歌詞,從 來沒有給自己空餘時間,好好休息享受。」

所以,繁忙的都市人,必須留點時間給自己,留意自己的身心,不要讓健康在不知不覺間失守。如果發現身心異樣,便要盡快看醫生,更重要的,必須選擇適當的醫生。

林夕說出自己寶貴的經驗:「當初不認識這個病,不知是什麼病,令我走了很多冤枉路!當年,平白無端的,全身硬了, 喉嚨緊了,徵狀奇怪。於是進入醫院作全身檢查,一切正常。但離開醫院後一個星期,問題又來了。以為患上什麼怪病,去看神醫、一陽指、氣功,還有點迷信地擺 水晶陣,可是通通都沒有用。直至遇上李誠醫生,才清楚的知道是焦慮症,才對症下藥,現在腦血清素分泌已經回復正常,接近完全康復。」

自己得治之後,林夕教人得治,到處去說焦慮症、情緒病,聆聽陌生人說病情,樂此不疲!在新鴻基的資助下,林夕任顧問編輯,出版《情報新地》雜誌,每兩個月在全港7-11免費派發,廣泛讓人認識這種病,推動情緒健康教育。

「總之,及早發現,看普通科醫生便可,不一定看精神科醫生。」林夕說。

 

未來的工作:當天使

現在,事業、生活都非常成功的林夕,希望餘下的時間,去當天使。

「前面寫吃喝,後面寫玩樂,我在中間寫《道德經》,寫佛法,寫心靈。」林夕在潮流雜誌 ”U Magazine” 裡寫專欄:「上期寫敬老不如愛老,今期寫本來就沒有價值的黃金。曾經刊登劉嘉玲負面照片的《東周》我也寫,在那裡,用持平的角度寫時事。能夠在污染的世界 裡,當一位沒有名義的天使,也很有意義。」

還不斷爭取用唱遍街頭巷尾的流行歌去當天使,林夕感恩的說:「最難得劉德華、李克勤、陳奕迅都願意在唱片市場不蓬勃的境界下,一起當天使。」

「《愛得太遲》的威力頗大,很多人聽了之後,趕快回家與媽媽吃飯。《Shall we talk》希望喚起大家體恤、關心身邊一些不為人注意的人,譬如倒垃圾的人,他們每天的話題,都是又重又濕的垃圾,沒有人注意他們,但想想,如果社會沒有 了他們,會變成如何?聖誕節Call台的人,不斷為別人打出『聖誕快樂』四個字,自己的聖誕卻孤寂地過。這些人,大家都應該給點關心。」

《天水圍城》林夕所寫的是家庭問題重災區的天水圍,要揭示在狹窄的生活環境裡,和諧、進取、快樂、思想出路都被圍住了。在「劉德華──聲音」大碟裡,神奇 地,用談情、看病的模式,演繹抑鬱症、焦慮症、自閉、教師壓力,將問題和鼓勵,通通都唱了出來。當然,還有那首矚目的《觀世音》。


心中無敵!

林夕說:「《觀世音》裡所寫的,是現在香港社會的眾聲喧嘩,有太多無謂的爭拗『像貪瞋癡交響盛宴』。」

攻訐對拆論辯胡言 傾心細訴立誓甜言
爭吵哄騙大鬧謠言 也更可是非點
烽煙抗議怒罵儳言 悲哭控訴道別留言
招呼耳語問候微言 說教勸交吹牛敷衍

── 觀世音

林夕垂手拈來,都有很多需要過濾的「喧嘩眾聲」,譬如近日有一位立法會律師議員說:對於我們的敵人,希望更能得到他們的尊敬。林夕慨嘆地問:「為何要有敵人?不論是否從政,每個人都不應該先有『敵人』放在心中。」

「我個人的做人宗旨,是對任何陌生人,先視他們是好人,不會先有陰謀論。」林夕說:「做訪問我也是真誠的,很多人未做訪問,便擔心記者歪曲,先築起圍牆防人,這樣,一切就變得沒有意義了,心交不了出去。」

「每個人生活的空間,不論大小,都像壁球一樣,做了一個行為,佛教說的『業』,就彈了出去,然後一定會反彈回來。你用什麼力度彈出去,就會以什麼力度彈回 來。所以,對每個陌生人,我都會先視他是好人,我不會有敵人,真的是沒有敵人的觀念。」

「對手就是對手,不要把對手變成敵人。我寫歌詞一定有很多對手,人們經常說我和Wyman怎樣怎樣,其實,半點怎 樣都沒有,各寫各的,各自修維,他有新東西、好東西,我也會去學。這樣,才能做到一塊海綿,汲納不同的事物。這樣,才容易破執!什麼是無敵?就是自己沒有 敵人。」


雨會乾 鳥會飛 蝶會死 夢會醒
樹會枯 愛會苦 耳會躲 聽不見
疾似風 逝似煙 謝似花 碎似灰
遠似星 淡似水 靜似心 聽不見

──觀世音

 

http://www.buddhistcompassion.org/mag/buddhist_mag_coverstory_201.html